华兴三人行:葛小松、韦冬、赵龙凯共论跨界艺术的“未与来”
来源: 关键词:葛小松 韦冬 赵龙凯 跨界 发布时间:04-21-2020

 

  在丝路华兴艺术中心陈列着很多经典雕塑艺术品,其中以鹿为主体的雕塑最为独特,也最引人注目。而这些作品,就出自著名雕塑艺术家韦冬之手。

 

 

  韦冬,1979年生于河北涿州,中国新锐当代雕塑家,中国雕塑学会会员,2005年毕业于清华美院雕塑系,被誉为中国古典浪漫派雕塑家翘楚。代表作品有:《儿时的森林》系列、《曙光》、《如是我闻》、《观自在》、《上善若水》、《羁伴》、《都市咖啡》系列、《山海经》系列、《诸神》系列、《淮海战役》群雕、《明德,养心,修身》巨型浮雕、雨花台烈士《陈原道》肖像、中国地学之父《黄秉维》诞辰百年肖像雕塑、江西赣州《虔州八景》巨型浮雕、南非莱索托开国国王《莫舒舒》巨像等。韦冬作品“儿时的森林”情感流露,振奋人心,目前已被上海万达、成都万达七星级瑞华酒店收藏;韦冬参与制作世博会北京馆《福娃》雕塑被上海市政府、北京市政府收藏。

 

 

  现如今,雕塑艺术已经走出美术馆,进入了购物中心、写字楼,在与商业充分融合的同时给观众带来了视觉上的文化享受。而在此之外,雕塑艺术与商业还有哪些方面可以碰撞出精彩的火花?在西方雕塑已经达到了人类艺术最高峰的背景下,带有中国文化元素的雕塑艺术又该如何另辟蹊径,打造一片新的天地?当下,艺术的“未”有什么?值得憧憬的艺术之“来”又是什么?

 

  为了解答这些问题,4月14日下午,在丝路华兴艺术中心举行了一场“艺术的‘未与来’”谈话会。丝路华兴艺术中心副总陈卿文的主持下华兴控股集团总裁葛小松,中国新锐当代雕塑家韦冬,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教授、院长助理、MBA项目主任赵龙凯,海淀美术馆(北馆)执行馆长王建飞共同品茶煮酒,从商业、艺术、学术三个角度出发,探讨了中国雕塑艺术的未来发展之路,以及该如何实现艺术与商业的跨界融合。几位来自截然不同的领域,又各自在自己的领域拥有话语权,因缘际会的跨界对话带来了观点的激烈碰撞,精彩论点不断涌现。

 

 

  陈卿文:今天我们主要讨论的是艺术的“未与来”,那么首先想请赵教授谈一下,目前我国雕塑艺术这一领域发展得如何?在西方雕塑艺术庞大的历史沉淀和占领大市场的背景下,中国雕塑艺术有一个怎样的未来。

 

  赵龙凯:首先,艺术和商业的结合从本质上讲是有着天然鸿沟的。艺术和科学很像,都是扩张人类的一种意识,意识边界和知识边界。但艺术家完全是另一种形式,它扩张了另一种边界,所以他们理解事物的方式不一样,沟通起来很难。尤其雕塑和油画在美院各系里面是最难学的,只有成绩最好的学生才去这两个系。

 

  商业对于艺术来说,更多的是一种服务性的作用,而且这种力度相比于制造业等实体行业不是很大。但反过来,艺术对于商业却能有很强的推动作用。现在很多企业在提升品牌影响力时都遇到了各种各样的困难,因为做品牌要讲故事,而讲故事这件事是艺术家擅长的。所有现代的艺术其实都要靠阐释,一件艺术品放在这里,关键要看艺术家如何阐释它的艺术性,有人讲和没人讲是不一样的。现在的经济学都叫做故事经济学,通过故事加深消费者的印象,最后形成了经济发展态势。

 

赵龙凯教授

 

  艺术与商业的结合目前还在探索阶段,因为这里边包含了太多的因素,比如人的因素,社会的因素,这些有很大的不可控性。现在的中国社会正在快速发展中,它是一种多元化的,就必然产生很多体系,那么哪个能成为权威?现在还看不出来,因为他们之间还需要碰撞,然后找到各自的路径。相比来说美国的市场就更好,因为它是统一的,只有一种市场。所以想要知道艺术的未来是什么样子,还需要时间。

 

  陈卿文:西方人以前对艺术的理解与感悟确实更好一些,因为西方家庭一直有着培养美育、美学方面的传统,近几年我们的家庭对于艺术方面的培养也开始重视了起来,这和经济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

 

  华兴控股集团最近与安顺黄果树和重庆有灯光秀夜游的项目落地,而韦冬老师在世博园的雕塑艺术作品也有做灯光秀,通过灯光与雕塑艺术的结合让雕塑更加立体鲜活。那么请问葛总,您认为华兴控股的文旅板块与艺术有哪些方面可以结合?

 

华兴控股集团总裁 葛小松

 

  葛小松:华兴控股集团近几年文旅项目开展得很顺利,主要是和一些5A级景区或者知名旅游地区合作。在合作中锻炼了团队,也让我们对文旅项目的建设有了更多的认识和一些新思路。

 

  说到灯光夜游,从字面上看灯光是占主导地位的,是核心卖点。但实际上灯光的主要作用是烘托气氛和作为宣传的卖点,纯粹的灯光秀很容易变成光污染。而所谓的灯光夜游,重点是被灯光渲染的建筑、艺术或其它文旅元素。比如泰晤士河上的伦敦塔桥、长城、乌镇西栅、杭州宋城,都是通过夜晚和灯光给旅游产品带来不一样的观赏体验。韦冬老师的作品很多都突出了吉祥、祥和的万物生长的意境,在夜晚灯光的加持下会绽放不一样的色彩,这种意境更容易被人们接受,而且也容易和商业、城市文化相结合。

 

  但是从跨界融合的角度来说,也需要艺术家量身定制符合企业形象和城市文化的作品,才能够最大化地实现艺术品的价值,为企业和城市赋予艺术色彩。

 

  韦冬:葛总说得很对,我在创作的时候确实会考虑当地的人文风貌、地理特色。比如之前和无锡万达合作就会考虑到苏州园林的风格,我们知道苏州园林是非常讲究对称性的,错落有致,这些元素都需要在作品上体现。

 

 

  无锡的太湖石非常有名,所以我创作的作品在以鹿为主体的同时又和太湖石相结合起来。无锡的市花是梅花,这个鹿角就化成了梅花的形状。还有比较出名的鹿鼎山等一些名胜,底座部分再加上江南水乡,让它整个浮在水面上,就形成了完整的艺术作品。这些艺术品就是我个人的一些风格,加上艺术元素,再加上当地的人文、环境、历史、地理特色,所专门创作的作品。

 

 

  我的很多作品中都有鹿的形象,是因为我小时候有一次去动物园,逆着光,有一头很大的鹿跑过来,当时一大片森林都在它背后,就像是整个森林都长在它的角上。

 

  多年之后,童年时候的经历在我心里还保留着一种神秘懵懂而又美好的印象。在我经过了专业的美术学习后,用当代的艺术元素、手法和雕塑理念将这种印象表现了出来,就成了现在这些以鹿为主题的作品。这些鹿的形象不是写实的,这里你找不到梅花鹿、驯鹿或者什么具体的品种,但它也不是完全抽象的,它体现了中国文化中特有的写意。

 

 

  陈卿文:可以看出来雕塑家的艺术历程真的是非常艰难,创作成本是非常高的,好的艺术家基本上一年只出两件作品。

 

海淀美术馆(北馆)执行馆长王建飞

 

  王建飞:作品太多的话市场会不接受,这也是艺术创作与商业之间必须达成的一个默契,否则市场会觉得你之前的东西更好更有价值。艺术和企业一样,需要一定的专精。我所在的海淀美术馆近几年也在推出一批艺术家,帮助他们走向市场,首先就是要他们的创作符合市场的需要。

 

  陈卿文:我之前跟李庚老师(日本京都造型艺术大学教授、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有过很多交流,他一直有一个愿望,就是提升咱们国家下一代的美学教育。赵龙凯教授您是从事教育工作的,又是北大光华艺术与管理研究中心主任,请问在美学教育这一领域北大或者光华管理学院未来有没有什么计划?

 

韦冬老师在丝路华兴艺术中心讲解作品

 

  赵龙凯:作为教育工作者,我们也希望能提升国民整体的艺术欣赏水平,此前我们也做过这方面的大师课。第一次请的是大卫霍克尼,当时北京各美院的人基本全都来听课了,可谓盛况空前。

 

  说到艺术教育就必然会涉及到艺术家。当下中国的艺术家是很职业化的,不是说擅长某一艺术领域就可以叫做艺术家,想要成为艺术家没有特定的路径,可以是从上往下走的,也可以从下往上走。

 

  早期的艺术家偏向于服务于商业,可以为商业需求定制艺术品。现在顶级的艺术家是反过来,我不是服务于人,是别人在追随我,我创作的作品要让你来了解,是由艺术家自己来制定美的标准。

 

  而雕塑艺术在展现方面要更困难,像油画这种艺术形式是二维的,人们看到的时候会想象立体的样子,就给了欣赏者更多的想象空间。雕塑艺术是三维的,他就把那层意思抹掉了,所以要展现它的艺术性反而会变得困难,所以我觉得雕塑艺术更多的还是要展示他的故事性。比如咱们去故宫会买一些礼品,一般只有去过故宫才会买,这些礼品单独拿出来没有是什么价值,但如果是从故宫买的,背后就有了历史和文化的内涵。

 

  葛小松:艺术与商业结合,其实也是人与人的结合。艺术要以人为本,当它和商业结合的时候需要在艺术家创作灵感和商业需求之间达成一种共识,在这其中艺术需要满足商业的需求,而商业也不能过度的限制艺术,否则艺术就会就会失去本来的味道。

 

  艺术家懂艺术,还需要一个懂商业的人来辅助艺术作品往往具有时代个性,以及特定的社会审美价值与思想导向,但当它离开创作者进入商业生态之后就与普通商品没什么两样了,必须具有一定的社会性或商业性,否则强行与商业结合就会变成四不像,想法可能一大堆但是没法落地执行。

 

 

  韦冬老师的作品可以说在商业性和艺术性之间达到了一种很好的平衡,观赏者能够理解作品表现的含义,商业主也让自己的愿景具象化,艺术家同时也彰显了自己的艺术主张,这样的作品是有利于复制和进入市场的。

 

  艺术和商业在今天是一种互为唇齿的关系,因为艺术作为精神服务产业是经济领域里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二者的结合需要默契,艺术不能觉得自己比其它领域更高,孤芳自赏,商业也不能有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的傲慢,市场化与产业化的进程必定是磨合和融合后的结果。

 

  赵龙凯:确实,艺术和商业之间应该是平衡的,商业想靠着财大气粗捧红艺术家也很有风险,必须是他有了一定的鉴赏能力之后,和艺术家可以很好的沟通了才能帮助他们往下延展。

 

  像泡泡玛特的创始人王宁,也是光华管理学院的校友,他把那些设计玩偶的人也称作艺术家,就是从下往上走的路子。现在泡泡玛特做得很好,很受年轻女孩的青睐。还有日本的Teamlab在上海的无界美术馆的成功策展,引来四面八方的参观者这两个案例其实也是艺术和商业结合的、成功的另一种形式。

 

丝路华兴艺术中心副总陈卿文

 

  陈卿文:赵老师和葛总说的我很认同,2008年我做过三亚半山半岛的项目,请了几位艺术家创作了6幅画,但画得太常规了,和写生没什么区别。我就拓展他们的思维要有创意、有思想,要把三亚的灵魂和诗画的感觉溶进其中,符合商业的要求。最后的作品被半山半岛收藏。所以要求艺术家有自己的思维模式、个性、想法,不要千篇一律地埋头创作常规的艺术体系。另外,艺术家是不可能一边专注创作,一边还要去懂商业运作的,这样对于艺术家会比较难,所以要整合资源,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那么就需要一位能够既了解艺术,又懂得商业的人来对接贯穿运作。

 

  王建飞:艺术家的作品必须有懂商业的推手,这个推手还不能是艺术圈的人,艺术圈的人只会用艺术的思维往市场上推。但如果是专业搞这方面策划的,他会去考虑商业的价值,怎么好卖,怎么走得开。

 

  赵龙凯:其实现在也有一些艺术家比较懂市场,越是这种懂市场的相对的艺术声望越高。这种被大众熟知的知名艺术家和真正的艺术家还不一样,他是群众心中的艺术家。有一种叫做演员中的演员,老百姓不觉得他演戏多专业,但可能在演员圈子里所有人都佩服他,这里边涉及了传播学和消费者心理学等专业的东西。

 

韦冬老师在工作室创作

 

  韦冬:艺术与商业的结合,另一方面也是通过艺术品展现了一种企业对未来的美好向往。比如我很多作品中的鹿角,本身带有一种蓬勃发展、开枝散叶的寓意在里面,这符合企业家对企业未来的期待。这种吉祥的寓意恰恰是艺术作品最擅长表现的。

 

  而且艺术品是由艺术家创作的,对于企业来说,本身就具有一定的投资价值。现在市面上有很多雕塑公司,你提需求他们就可以完成作品,但这样的作品从一开始展示就要按折旧算,越放越不值钱。但是艺术家的作品不一样,它会跟艺术家的成长挂钩。一个艺术家十年、二十年之后有了一定声望,摆放的这件艺术品也是水涨船高。

 

  战争时期,黄金最有价值,而和平时期艺术品最有价值。现在全球正经历新冠肺炎疫情,无论是疫情蔓延还是结束的时候,都需要艺术给人们内心带来激励和温暖。比如因为二战,美国诞生了美国队长形象,还有超人等超级英雄,这些艺术形象都具有非常强烈的现实意义。

 

  所以说艺术不论是从创作的角度还是欣赏的角度,很大程度上和人的内心息息相关。

 

  陈卿文:现在文创产品在文旅项目中占的比重越来越高,它实际上就是艺术与商业结合的一种具体产物,那么现在和未来,文创产业该如何发展,又面临怎样的问题?

 

  葛小松:近几年华兴控股集团在文旅版块投入很多,我们在筛选项目的时候也会考察景区的文创产品,因为文化旅游嘛,必须得有文化元素。我发现很多的文创产品千篇一律,没有特色,或者是对景区某个代表性事物的简单模仿,缺少文化思想的内涵。

 

  文创是艺术和商业的一种结合,这里边的问题就在于一旦有资本进入,就会有一批人蜂拥而上,最后多数人迷失了方向,只考虑了经济利益,没有重视艺术价值。

 

  我认为文创产品要想发展,首先要升级自身,既然是艺术品,就必须包含艺术内涵。但是艺术内涵不能是一种自嗨的状态,消费者对艺术概念的理解各有不同,不能强行将艺术理念灌输给消费者,要学会融合和借力打力,满足消费者的消费需求。

 

韦冬作品《儿时的森林》

 

  赵老师:文创产品不能游离于文旅项目之外,需要从景区一开始建设的时候就规划进去。现在去旅游你会发现都是路边的小商小贩在卖文创产品,这里边既没有体系,也没有专门的艺术家去创作,他对整个景区的发展肯定无法形成助力。所以文创产品一定要变成文旅开发的一部分,从上至下有这个意识,最终才可以得到消费者的认可。

 

  韦冬:文创产品的价值,是要让人通过一件产品,就能联想起这次旅游景象,所以它必须包含很强烈、很独特的文化内涵。比如我们去有佛教文化的地方旅游,你可能会买个佛珠或者佛像,但是去的地方多了买的也多了,你也不记得哪个是从哪买的了。

 

  所以我在创作作品时,就会很注意作品中包含的哲学、文学、人文风貌,以及神话、山海经、逍遥游等等传说,充分挖掘中国文化中的独特性。

 

 

  比如《观自在》这个作品,它的底座设计为一本张开的书,书面上泛着水的涟漪,鹿从水面探出半个身子,采用文人画写意的笔法把它的角与梅枝相结合。鹿抬头看着鹿角枝头生出的一片叶子,正如佛语“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所云,表现的就是看到自己内心世界里的菩提善念。

 

  这件就是从中国哲学来的,《心经》开卷就是“观自在”,所以从佛学的角度来讲,就是“内观”;从“阳明心学”的角度来说,就是“此心具足,不假外求”。

 

  在本次对话活动过程中,葛小松总裁还特别与韦冬老师探讨了双方未来在夜游项目、贵州茶项目、企业定制项目的合作方向并达成了共识。而韦冬老师雕塑作品的进一步推向市场,将让更多人感受其艺术的内涵,并为中国雕塑艺术的发展提供新的思路与方向。

 

合影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