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1日的达沃斯论坛上,索罗斯高调宣称,他在做空美股的同时,也在做空亚洲货币。索罗斯的表态引起了轩然大波,就连新华社都按耐不住,发表了一篇措辞严厉的评论:《中国经济转型测试全球投资者的智慧和勇气》,警告投机者恶意做空将面临更高的交易成本,甚至可能承担严重的法律后果。在我看来,转型期的中国经济确实很脆弱,但对抗索罗斯们,除了“严正警告”外,我们还需有拿得出手的硬实力。 在国际资本圈里,有三位被称为世界投资大师,他们就是巴菲特、索罗斯、罗杰斯。其中巴菲特是慢慢蓄积的价值投资能量;罗杰斯近年来唱多中国,同时也是华兴控股集团的特邀投资顾问;而相比之下索罗斯则像是一位黑道杀手,迅猛一击就能重创目标。 我们今天对于索罗斯的恐惧并非空穴来风,他1992年狙击英镑,尽管英国央行购入了约30亿英镑用来补救,但仍然是杯水车薪,英镑因此大跌,而索罗斯和他的量子基金则在此次危机中获利超过十亿美元。最让我们心有余悸的是1997年索罗斯做空亚洲货币,引起了让世界震荡的亚洲金融风暴,给很多国家和个人留下了严重的心理创伤,甚至达到了“谈索色变”的地步。今天索罗斯在达沃斯再度开启嘴炮模式,让业内和媒体如此紧张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是,即便有傲人的战绩,也不能保证索罗斯就不会失败,这次下注亚洲货币对美元下跌,索罗斯绝没有十成把握。 我分析了一下索罗斯擅长的投资模式,这其中有一些信息可以给我们打一剂预防针。从美元的角度来看,...
在21日的达沃斯论坛上,索罗斯高调宣称,他在做空美股的同时,也在做空亚洲货币。索罗斯的表态引起了轩然大波,就连新华社都按耐不住,发表了一篇措辞严厉的评论:《中国经济转型测试全球投资者的智慧和勇气》,警告投机者恶意做空将面临更高的交易成本,甚至可能承担严重的法律后果。在我看来,转型期的中国经济确实很脆弱,但对抗索罗斯们,除了“严正警告”外,我们还需有拿得出手的硬实力。 在国际资本圈里,有三位被称为世界投资大师,他们就是巴菲特、索罗斯、罗杰斯。其中巴菲特是慢慢蓄积的价值投资能量;罗杰斯近年来唱多中国,同时也是华兴控股集团的特邀投资顾问;而相比之下索罗斯则像是一位黑道杀手,迅猛一击就能重创目标。 我们今天对于索罗斯的恐惧并非空穴来风,他1992年狙击英镑,尽管英国央行购入了约30亿英镑用来补救,但仍然是杯水车薪,英镑因此大跌,而索罗斯和他的量子基金则在此次危机中获利超过十亿美元。最让我们心有余悸的是1997年索罗斯做空亚洲货币,引起了让世界震荡的亚洲金融风暴,给很多国家和个人留下了严重的心理创伤,甚至达到了“谈索色变”的地步。今天索罗斯在达沃斯再度开启嘴炮模式,让业内和媒体如此紧张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是,即便有傲人的战绩,也不能保证索罗斯就不会失败,这次下注亚洲货币对美元下跌,索罗斯绝没有十成把握。 我分析了一下索罗斯擅长的投资模式,这其中有一些信息可以给我们打一剂预防针。从美元的角度来看,...
从事投资多年,我在投资项目之前,都会优先选定一个领域,因为领域决定项目的未来发展前景。再具体一点,就要考虑它的细分市场,以及投资阶段,三者缺一不可。 什么领域最具前途? 邓小平提出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没错,技术是世界发展最核心的主题,也是最好的投资领域。当今世界那些伟大的企业,无一不是靠技术取得爆发性成长:脸书、微软、苹果、谷歌、百度、腾讯都是如此,说科技创造财富一点不为过。 而且在现阶段,中国的科技领域更适合投资。一是技术投资环境,有政府的各种政策支持;二是科技项目估值低,有很大的增值空间;三是中国的人口基数大,今年我们很多行业都吃人口红利,而科技领域更是如此,无论是互联网还是手机,肯定是用户越多越好;再有就是创业热情,至少年轻人的创业热情是被充分调动起来了,这也就拥有了无限的可能性。 哪个细分市场最好? 现在都说互联网+,我也承认互联网是一个很好的市场,但我不建议去二级市场买科技股。因为二级市场里的好的互联网上市公司非常有限,就是因为大家把互联网看得太高,导致二级市场里互联网公司的估值也水涨船高。进入16年之后来了几场股灾,即便是这样,估值还是居高不下。在我看来,投资还是要投一级市场的高科技公司。 国内靠谱点的公司都千方百计地跑去国外上市,现在这些公司中的一部分正在往回走,这里边就有一些是非常好的公司。 但是纵观二级市场,就算这些公司回来了,上了A股、创业板、或者战略...
从事投资多年,我在投资项目之前,都会优先选定一个领域,因为领域决定项目的未来发展前景。再具体一点,就要考虑它的细分市场,以及投资阶段,三者缺一不可。 什么领域最具前途? 邓小平提出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没错,技术是世界发展最核心的主题,也是最好的投资领域。当今世界那些伟大的企业,无一不是靠技术取得爆发性成长:脸书、微软、苹果、谷歌、百度、腾讯都是如此,说科技创造财富一点不为过。 而且在现阶段,中国的科技领域更适合投资。一是技术投资环境,有政府的各种政策支持;二是科技项目估值低,有很大的增值空间;三是中国的人口基数大,今年我们很多行业都吃人口红利,而科技领域更是如此,无论是互联网还是手机,肯定是用户越多越好;再有就是创业热情,至少年轻人的创业热情是被充分调动起来了,这也就拥有了无限的可能性。 哪个细分市场最好? 现在都说互联网+,我也承认互联网是一个很好的市场,但我不建议去二级市场买科技股。因为二级市场里的好的互联网上市公司非常有限,就是因为大家把互联网看得太高,导致二级市场里互联网公司的估值也水涨船高。进入16年之后来了几场股灾,即便是这样,估值还是居高不下。在我看来,投资还是要投一级市场的高科技公司。 国内靠谱点的公司都千方百计地跑去国外上市,现在这些公司中的一部分正在往回走,这里边就有一些是非常好的公司。 但是纵观二级市场,就算这些公司回来了,上了A股、创业板、或者战略...
新工业革命正朝我们迎面扑来,云计算、机器人、智能化、大数据,各种新名词层出不穷。中国制造面临着新时代带来的挑战,但同时也有着千载难逢的机遇。中国制造业的规模早已是世界第一,但是大而不强,缺少核心竞争力,在今后资源和成本的双重压力之下,必须寻找新的发展方式和途径。 市场毕竟是有限的,新兴产业和传统制造业的关系,是否如跷跷板一样,只能是“此消彼长”呢?其实从产业发展趋势来看,两者并不矛盾,产业太传统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产业创新生态体系太落后,换句话说,整个产业的创新能力太弱。华兴控股(GIO)集团投资的项目中,有乐视这样的新兴产业,也有秸秆处理这样的传统产业,但是我们赋予了它新的技术,以及新的市场策略,这就是一种创新力。 在去年5月,国务院提出了《中国制造2025》国家战略规划。我们如果认真解读就能发现,这个战略规划中有一条主线一直贯穿到2049年,那就是制造业要打造出具有创新驱动能力的新业态。就目前来看,我国的制造业创新能力与德国、美国相比,还存在着很大的差距,产业生态体系也有很大的不同,因此一位拿欧美来比较,并不公平。中国制造业必须结合中国情和产业特点去提高创新力,这是未来30年中国制造业的主题。 如何推动产业创新能力?在思考这个问题前,我认为必须先要正视我们产业创新生态体系存在的问题,那就是基础过于落后。未来必须花大量时间和精力去打基础。同时依靠信息化与工业化的深度融合、强化工业基础能力、...
中国人讲究开门红,但是新年伊始,国内和国际在经济上都出现了很大的震动,即便社交媒体上段子手们各种脑洞大开刷存在感,依然难掩对2016这个糟糕开局的失望情绪。在我看来,现在我们所面对的困境一方面是去年问题的延续,另一方面,则是主观造成。都说2016年是转折之年,这一年将如何转折,又由谁来转折呢? 缺乏信心仍是最大问题 我在昨天的文章中,针对A股震动的事做过一个分析,A股之所以像猴子一样上蹿下跳的,根本原因在于我们信心不足,面对股市波动容易产生恐慌。 其实不是新年之后的这一震把才把大家震慌了,在2015年汇改,人民币中间价一次性贬值3%,央行出面说人民币不会持续贬值,但事实怎样呢?人民币还是单边连续性贬值。这样的汇率急剧波动,不仅摧毁了信心,同样摧毁了信任。 另一方面是缺乏中国保持中高速增长的信心,2016年是转折年,这个转折能否成功,也是一个未知数。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有两架已经快撂挑子了。其中地方政府债务使得基础建设投资减少,传统制造业产能过剩,缺乏新的出口,出现了大量的僵尸企业。之前作为中国GDP增长支柱之一的房地产也处于低迷状态。出口方面由于全球经济不景气,导致劳动密集型产业优势丧失,无力再拉动中国经济。因此,中国是否能摆脱中等收入陷阱,是大家最担心也最关注的问题。 供给侧改革是转型关键 投资、出口都不行了,剩下的希望就集中在消费上了,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以促进消费为目的的供给侧改革,是非常有前...
猴年将至,中国的股市也如顽猴一般,上蹿下跳。这让我想起禅宗六祖慧能一个非常有名的故事:有人指着一面被风吹动的旗子问慧能,您看是风在动还是旗在动?慧能答道,不是风动也不是旗动,是你的心在动。这个故事倒很像现在中国股市的情况,不是股市在跳,而是人心在跳。 无论是做企业还是做生意,都知道信任和信心非常重要,在股市里,更需要坚定的信心。尤其对于中国股民来说,经历了太多大起大落,早已成了惊弓之鸟,必须重拾对中国股市的信心,这才是解决股市问题的关键所在。但是,重拾信心又谈何容易。 之前的熔断,本来出发点是好的,但客观上却给股民心理造成了很大冲击,以至于最后不得不暂停熔断,来稳定股民情绪。 救市已经不能不能解决中国股市现在面临的问题了,因为一旦股市稍有起色,就会有很多人快速解套逃走,然后股市就又下来,反复这么几次,人们对中国股市的信心将丧失殆尽。 之前证监会主席肖刚发表讲话,一方面是对元旦以来中国股市的波动做一个总结和反思,另一个目的就是稳定局势。但现在又出了个肖刚辞职的消息,公众号和网上的消息是发了删删了又发,只能说是乱上添乱。 对于中国股市来说,你越是撩拨他,他就越跳的厉害,所以现在要做的就是什么都别做。反正大家的信心已经见底了,就等所有人都彻底死心之后,再慢慢往上拽,改变上蹿下跳的猴市局面,中国股市才能真正复苏。 在大环境之下,中国资本市场已变得非常敏感,稍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会引发...
在发展前进的过程中,我们总会遇到困难,当困难太大,无从下手解决时,就如同面对悬崖,让人变得绝望。你此时也许会选择放弃,回到起点重新开始。但你有没有想过,你所面对的困难本身就是一个起点,你将从这里重新开始。 困难使人进步 孟子曾经曰过: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困难能帮助人成长,一帆风顺到容易犯致命错误。我们仰望那些世界级的企业巨头,但是在他们的成功过程中,也经历过无数风浪,正是在这些风浪的洗礼下,他们才能学会比别人更多的东西,从而获得举世瞩目的成就。 遭遇困难的时候,不要怨天尤人,也不要满腹牢骚,要把它当做一种考验。在托尔金的《精灵宝钻》中,“死亡”这个让人类最恐惧的东西,却是上天赐给人类的礼物。困难也一样,我们也可以把它当做一种恩赐,只要通过考验,就能在人生和事业上有一个新的飞跃。 同样,面对成功和幸运,也要不骄不躁,抱着真诚的感谢之心,仍继续坚持努力,使成功得以长期持续。无论苦难或成功都是对我们的考验。 化危机为机会 成功是没有边界的,不要因为攀上了一座高峰就止步不前,要不厌其烦,持续挑战,让生命更有活力。 冲浪是一项欧美人十分热衷的极限运动,面对迎面而来的巨浪,冲浪者只要适时地调整板头方向,就能让海浪给冲浪板提供足够的速度使其保持在海浪前面,当海浪推动冲浪板滑动时,冲浪者就能够站起身体,完成一次漂亮的冲浪。 面对巨浪,你又是否能够顺势而为呢?每一次社会发生变革,就如同一波...
曾几何时,我们已经不再去街边淘换盗版电影光碟,也不会再在网上千方百计地搜寻刚上映的欧美大片。当有一部期待已久的电影即将上映时,我们最先想到的可能是赶紧拿起手机抢一张好位置的电影票。国内电影市场的繁荣,源自于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除此之外,影视技术的进步、电影资本市场的发展,也成为了中国电影市场井喷式增长的主要原因。 2014年中国电影市场的票房是296.39亿元,占全球总票房收入的12.53%,是仅次于北美的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而在去年,中国电影市场票房已经达到了440亿元,被媒体称为5年来最大奇迹。中国电影市场的繁荣也对全世界的电影票房作出了贡献,2014年全球电影市场票房增长了1%,但是美国和加拿大的票房下降了5%,增长的那一部分全在中国。这也就很好解释,为什么大片里的中国元素越来越多,中国明星也开始频频上好莱坞刷脸打酱油了。 中国电影市场的爆发式增长,一方面原因是国家对电影市场的监管比较宽松,这并不是指电影审核,而是指引进的国外分账电影数量,从每年20部提高到了34部。去年习近平总书记访美,中国电影集团与美国电影协会签署了新的《分账影片进口发行合作协议》,便于中国观众能够更方便、更容易地在国内看到最新的好莱坞电影。 其次,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为电影创作团队提供了资金支持,让那些有想法的团队能够把剧本转化为影片。此外,很多电影企业受到资本优势的带动,建设了大量的3D影厅,提高了观影体验,把观众从电脑前吸引到...
在去年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发表了关于互联网行业的重要讲话,透露出了互联网已经上升到国家战略,并成为了国家下一步升级转型主要推力的重要信息。此外,在大会上还提出了“网络空间是人类共同的活动空间,网络空间前途命运应由世界各国共同掌握”的口号,预示着中国将加入世界互联网的建设与治理的征程。那么在2016年,中国互联网行业,将会有哪些值得期待的发展新格局呢? 全方位融合与渗透 首先,在2015年,国家发改委、工信部、交通部、农业部、商务部、国家卫计委、国家旅游局、国家能源局等8个部门共同发声“互联网+”,到2018年,中国将持续推进“互联网+”的概念,确保互联网与制造业进一步深化融合,实现两个产业互惠共赢。 此外,在互联网技术和应用方面,也将加快推进速度。“十三五”规划建议明确提出:“实施网络强国战略,加快构建高速、移动、安全、泛在的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我们可以对比一下美国,美国的互联网也很发达,但是由于他的实体优势,很多地方并不完全依赖互联网,因此在移动互联网等方面没有像中国一样全面开发。例如,美国人到现在仍主要用信用卡支付,而我们早已习惯通过手机扫描来支付了。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中国无论是网民规模、网络信息发布量、电子商务交易量与交易额,还是4G用户,企业技术创新,中国都已经走在国际前列。在政府政策的支持下,中国互联网技术和使用率在今年将会继续增长,向人民生活和金融领域渗透。 完善...
< 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
葛小松

葛小松,银行家、投资家、慈善家,以“不忘初心,产业报国”为座右铭。具有金融投资领域管理经验,长期进行相关领域研究与探索,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行业观点。在农业、文旅、能源、生物医疗等行业具有影响力和驾驭力,成功主导数十个投资项目。担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校友导师、中国政法大学董事会董事、宜春富硒农业发展与品牌创建指导顾问。著有《资本大格局》、《现代金融投资者保护》两部著作。热心慈善和公益事业,积极履行社会志愿者职务,制定并实施了革命老区幼儿园帮扶计划,与中国政法大学联合成立了国内首家互联网金融法律研究院,在北京大学以个人名义设立了奖学金。分别荣获人民网颁发的“第十一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人物”奖、北京大学颁发的“北京大学教育贡献奖”、中国政法大学“优秀校友”称号。